您现在的位置: 柿子 >> 柿子种类 >> 正文

小说绿森林秋舞

  • 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时间:2020-2-20 19:05:22

秋风吹过原野,吹过原野上的山。山上的枫树、槭树、黄栌树和柿子树,全都在风中点燃了自己。丰收山庄的俞老先生久久地站在山脚下。自从妻子去世后,俞老先生总是这样长久地静默,只有他的木琴代替他发出声音。

偌大的山庄,除了俞老先生,还住着花匠一家。花匠姓花,他栽种花树独具匠心,顺其自然。俞老先生十分喜欢这位花匠的作风,他反感把花木修剪成酒桶、金字塔甚至动物造型的做法——他能感知草木的疼痛。不过,对俞老先生来说,花匠只是花匠,花匠的孩子也只是花匠的孩子。花匠一家人性情朴拙缄默,几乎不说话。

丰收山庄静得令人悲伤。俞老先生有时会独自抚琴,可琴声响起时,听

起来比没有琴声的时光还要寂寞。俞老先生想念那些很久以前的人,想念还是孩童时的自己。

俞老先生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的小伙伴钟之华也只是个小屁孩。他们俩每天都在一起,在泥尘里滚,在水塘里滚,在地上玩腻了,就爬上树巅摘桑葚,桃子成熟的季节整天吃桃子,一直吃到拉肚子……

就连学琴的时候他俩也在一起。教琴的老夫子十分严厉,俞成龙规规矩矩地坐在琴前。钟之华不敢进琴房,趴在窗外听,有时爬上老桃树听。窗外的老桃树一年年陪伴着他们,一边陪伴,一边自顾自地开花、结果。

后来,教琴的夫子不在了,俞成龙开始自己弹琴,并渐渐对手指下的音符有了自己的见解。

听琴的人也这样,对耳朵里的音乐有了共鸣。就这样,一个弹琴,一个听琴,两个人一同长到了十六岁。

十六岁后,俞成龙跟父亲去了京城。不久,他演奏的乐曲获得了世界大奖。后来,他跟丰收山庄的庄小姐结婚,到国外定居。俞成龙在华丽的异国城市巡回演出,年轻的时候,人们称他为“木琴王子”,头上长出白发后,人们说他的琴艺炉火纯青。

钟之华就一直待在红桃村,像一棵桃树,一生安住在自己的根基上。两个人也曾通过几封信,有一次钟之华托人捎来桃果,俞成龙打开包裹时,桃子已经熟透,发出酒的香味。

再然后,就到了现在。

算起来,两个人有六十年没见面了。钟之华还在吗?

在的话,还在红桃村吗?他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,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呢?

俞老先生迎着秋风,走向邮局,往邮筒投了一封信:桃源邑桃树镇红桃村钟之华收。

寄出信后,俞老先生每天盼望邮差的到来。邮差准时送来每日的晚报。俞老先生的小儿子俞鹏在巴黎学钢琴,已成为老钢琴家最出色的学生;大女儿俞雁现在是女子妙乐坊的首席提琴手,并且开始参演电影,俞老先生只能在报纸的娱乐版了解她的行踪。

红桃村的信一直没有来。

天黑了,月亮升起。俞老先生走到门口,打开信箱,空空如也,邮差今天没有来。邮箱也要过中秋啊,但他总得把今天的晚报送来吧?

信箱旁的黄栌树下站着一个小男孩,他是花匠的小儿子,七岁。平日里,这个孩子腼腆羞涩,每每看见俞老先生就躲起来。可这会儿,他没有走开。他手里提着个橘色的鱼形灯笼。两个人默默地站了一会儿,男孩忽然对俞老先生说:“鱼、鱼老先生,你也在等、等人吗?”

“是啊,我等邮差先生送一封信来。”俞老先生问他,“你呢?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?”

“我也、也、也在等,等一封信来。”

好不容易把话说完,男孩的脸急得通红。俞老先生问他读书没有,认不认字,又问他在等谁的信。男孩不回答了,缄默着仰头望天上的月亮。男孩的眼睛变得又大又黑又明亮,闪烁着光。

夜一点点深下去,邮差一直没有来。秋天的蟋蟀凄凉地唱起来,老黄栌树下的老人和小孩还没有离开。小路就在门外,看着那条路,俞老先生心里生出一个念头,他觉得自己可以不再等待,就这样走出去,沿着这条路,遇山过山,遇水涉水,一直走到那封信那里。

“孩子,我想到一个办法。”俞老先生说,“除了等信到身边,还可以到信的那边去。”

“对,对对!”男孩点头。

俞老先生牵起男孩的手,暖暖的。是什么时候呢?自己也曾是一个小男孩。在他踮起脚能摘到老桃树垂下的桃子时,父亲开始要他学琴。

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重、重生。”

“花重生,不错。你爸爸不仅花种得好,名字也取得好。”

“鱼、鱼老先生,你、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俞成龙。”

“一、一条鱼,变成一、一条龙。”花重生仰起脸,“你的名字起、起得真、真、真好!你、你爸爸也、也、也很棒。”俞老先生不觉笑出声来。“夜深了,我看邮差今晚不会来。我们回去吧,我教你弹琴。”

“她、她、她答应我,”花重生看看天,又看看小路,“今晚一定、一定来的。”

丰收山庄刮起风来,带着红叶火焰的“呼呼”的风,沿着小路,从西北方吹向东南方。

“看、看哪!她、她来了。”花重生把提灯笼的小竹竿挂到树上,欢喜地跳跃,拉着俞老先生跑向大门。两个人一同走出丰收山庄。

对面的山头上,出现了一个浑身发光的少女。她赤着脚,沿着山路朝山庄跑来,数不清的红叶跟在她身后,呼啦啦地飞。一头麒麟神兽跟在她身后,身上长满银色鳞甲,在月光里闪耀生辉。它动作矫健,像在跳舞,又像在飞翔。

花重生奔跑着迎上前去,然而少女和神兽并不在他面前停驻。少女飞翔着跃过山庄的围栏,麒麟神兽跟着她跑向山坡,跑进了黄栌树林。

花重生牵了俞老先生的手也跑进了山林。

少女停下脚步,黑暗的树林骤然生出清亮的光辉。少女的脸庞圆润如中秋的圆月。她的衣裙皎洁生辉,就像月光做成的绸缎。俞老先生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这位少女是另一个月亮。

没等俞老先生开口,少女说:“没错,我是月光神女。”

“他是神女的麒麟王子。”花重生指着神兽,向俞老先生介绍。

神兽安静地站在月光神女身旁,它十分强壮,但神情无比温柔。它头上有一只独角,像一块透明的美玉,又像一把美玉做成的剑。

“麒麟王子,”俞老先生说,“我见过你的像,在古时的木琴上。”

麒麟朝向俞老先生发出欢悦的鸣叫声——它嘴里衔着开花的桂枝,背上驮着两个包袱——那是两个橄榄绿包裹,是一大一小两个邮包!

月光神女解开小点儿的包裹,从里头取出一个鱼形花布包,递给花重生。“花重生,这就是你要的花籽儿。”

花重生解开布包,黑漆漆的花籽儿,亮闪闪地发着光。“我可以把它们种到河边,种到路上,种到屋顶,种到水井旁吗?”花重生声音清脆明亮,一点儿也不结巴。

“你爱撒到哪里,就撒到哪里吧!”说完,神女跨上神兽,打开大点儿的邮包,取出一架木琴,交给俞老先生,“我们来迟了,就是去取这把琴。”那是俞老先生少年时用过的琴。

俞老先生把琴平放在山石上,轻轻地拨动琴弦。昨夜谱写的曲子《桃源秋月》像泉水一样从木琴流出,音乐附着在红叶上,红叶便有了灵魂,音乐渗透在月光里,月亮便有了酒香。

绿色邮包打开着的袋口成了一扇门,门里面走出来一位老人,他已经很老了,像俞老先生一样,皱纹很深,须发很白。然而,即使六十年没有见过面,俞老先生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。

“俞成龙,我们都老了。不过红桃村还是老样子。”钟之华说。

俞老先生没有回答,源源不断的音乐从他的十指下流出。

“善哉!中秋月圆,山林红遍——”钟之华说,“老叟与稚子,神女与神兽,六十年与一刹那,你与我——同在这一刻,同在月亮下。”

木琴满心欢喜,它满心欢喜地弹奏下去。

“林树已红透,时节已深秋。是时候了,跳舞吧。”

麒麟神兽在月光中腾跳,在树与树之间旋转、舞蹈。山林深处的秋声变得越来越和谐,越来越动听。金风生起,山林上下所有的红叶,就在这一瞬间,仿佛接到了季节的命令,数不清的红叶全都动起来,它们随着麒麟舞蹈的节奏,旋转着,舞蹈着,上下翻飞。

“来啊,孩子,跟我来。”月光神女抱起花重生,让他坐到神兽的背上,“我们去告知东边的树,西边的树,南边的树,北边的树——是时候了,舞蹈吧,趁着秋风,好好地舞一场,等到红叶尽兴,漫山遍野,就是雪花的世界了!”

麒麟神兽从一个山头舞到另一个山头,它驮着神女和孩子穿过月亮,回到丰收山庄。所有的山头,所有的红叶,落在地上的,站在枝头的,全都在月光里跳起舞来。

第二天,当花匠从隔夜的浓酒中醒来,发现他的小儿子正站在床前。

“爸爸,我想跟鱼成龙学琴,可以吗?”

“俞老先生愿意教你弹琴?”花匠一下从床上弹起来,就像有个金元宝砸中了他的脑袋,“那你还不快去?”

“谢、谢谢爸爸。”

花重生背起小书包,提起平日里浇花的小水壶,撒开腿往外跑。他一边跑,一边往路边撒花籽儿,一边撒花籽儿一边嚷:“撒、撒到哪里,花、花就开、开到哪里……”

俞老先生正坐在门外的车上,等待着他。

(完)

更多精彩,就在《小文学·搞笑童萌会》-09期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癜风饮食禁忌
白癜风可以根除吗



本文编辑:佚名
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 http://www.guwmh.com/szzl/16258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Copyright © 2012-2020 柿子版权所有

    现在时间: